Chinese writings images about us journeys English Writings

 

美洲原住民:課堂筆記 《四》 性別副極地文化圈

 

         洲原住民巫師使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幫助族人超越侷限此時此地﹝here and now﹞的世界,看見靈性實像。以下兩個例子,反應出人類所知的侷限與慣性的自我中心思維。在柏拉圖的《理想國》(The Republic)中,洞穴比喻來解釋理念論:有群囚犯在一洞穴中,手腳都被捆綁,身體也無法轉身,只能背對著洞口。他們面前是一堵白牆,身後燃燒著一堆火。在那面白牆上他們看到自己以及身後到火堆之間事物的影子,由於看不到任何其他東西,這群囚犯以為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最後,一個人掙脫了枷鎖,摸索出洞口,第一次看到真實的事物。他返回洞穴並試圖向其他人解釋,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並向他們指明光明的道路。但那些囚犯認為他愚蠢至極,並宣稱除了牆上的影子外,世界上沒有其他東西了。一位典型西方白人中產階級家庭的老祖母,在見到四歲大的西班牙裔小孩流利地以西語交談,驚嘆地道怎麼這麼小的孩子,外語能力就這麼棒。在一般人狹窄的眼界中,覺得自己習慣的生活方式是一切,才是正確的,或唯一正常的,而將不同的文化或生活方式視為異端。

         於是上個世紀,歐洲人對全球各地巫術信仰的打壓,除了在美洲大陸持續進行外,蘇聯也在1920年於蒙古與西伯利亞地區禁止巫師信仰。對美洲原住民來說,歐洲人雖然能奪走他們所擁有的物質,卻無法奪走他們的超自然世界。因為重理性的歐洲思維,甚至無法感知這個超自然世界的存在。對靈性的熱切追求是美洲原住民信仰最基本的特點,而深入了解美洲原住民的文化與信仰,便是學習去欣賞身為人類的我們無法透過理性了解的世界。西方文明定以書寫定義歷史,於此定義下,不以書寫傳世的印地安人,在歐洲人抵達美洲前的事蹟,也被定為史前文化。事實上,中美洲的馬雅文明除了有自己的語言符號之外,甚至具備凌駕歐洲文明的算術及曆法。馬雅人以簡單的線條與圓圈,及獨特的進位法,可計算高達七位的數字。

延伸閱讀:中美洲古文明  

性別

         對以小團體為謀生單位的原住民來說,女性成員十分重要。如果一個小型狩獵團體,各有三名具生育力的男性與女性,失去一名女性成員將使下一代的數目減少三分之一,而失去一名、甚至兩名男性成員,就算只剩一名男性,也不會影響下一代的數目。換句話說,一個男人可以同時讓三個女人懷孕,一個女人卻不能同時懷三個男人的小孩。因為男性的精子無限,女性受到卵子數目、懷孕週期的限制,加上母親的照顧養育對後代的存活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危險的狩獵活動多半由男性參與,女子在家照顧小孩,以確保後代存活率。

         因為狩獵的人力需求,每個家庭都希望至少能生一位男孩,有數個女兒卻沒有兒子的家庭,會帶個性最剽悍的女兒造訪巫師,舉行儀式,將女兒的內在性別轉化成男性。此後,即便他具有女性的外表與性徵,但他內在的靈卻是實實在在的男性。這個女的兒子,被當成男子養育成人,和其他狩獵團體內的男子一樣接受訓練,參與狩獵,但忌諱發生性關係,以免降低狩獵成功率。其實若是懷孕,不只是降低狩獵成功率而已,是根本無法狩獵,將對一家生計造成很大的影響。畢竟成天在外狩獵,家裡大小事,包刮處理獸皮、打點三餐等,當然也需要幫手,所以這些女兒子和其他男人一樣娶妻。他娶的老婆和一般女人沒什麼不同,或許是已有子女的喪偶寡婦,或許是青梅竹馬,視個人緣份。

         現今許多保守派反對同性婚姻的說辭為,結婚向來是男人與女人間的事,從美洲原住民的社會接納同性婚姻的例子便可推翻這種迂腐錯誤的想法。一般說來,採集狩獵社會的生活較開放,所以美洲原住民們青年男女們自由戀愛結婚;農業社會則限制較大、較不自由,男女多順媒妁之言、奉父母之命成婚。  

 

美洲原住民文化圈分布圖 

         一萬年前,北美洲上已佈滿古印地安人﹝Paleo Indians﹞的足跡,因為突來的氣候劇變,大型長毛哺乳類無法適應紛紛死亡,迫使獵食這些動物的古印地安人改變謀生策略,各自發展出獨特的求生技巧。這便是人類學家所謂的文化圈,而貿易與交換行為則在同文化圈內、或不同文化圈之間產生。

         副極地文化圈 ﹝ Sub-arctic Cultural Area ﹞範圍從魁北克、加拿大中部、到阿拉斯加南部,因為氣候過於寒冷無法從事農業,其生活方式和古印地安人相似,其社會型態為親族組成的小型狩獵團體,獵食大型哺乳類為主食。十八世紀副極地文化圈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歐洲人引進槍枝,換取動物皮毛,使原住民狩獵變得十分容易,獵獲大增。這個時期副極地文化圈的原住民與歐洲人維持友好關係,而皮毛貿易也成為該地原住民主要的經濟來源。 原住民狩獵方式向來以營地為圓心,將週遭獵區像切大餅一樣畫分為八大塊,固定輪流在不同區域狩獵,以免耗盡地利。他們看事情的眼光長遠,並不為當前利益所動。這則原住民俗諺,從未來七代的角度,來衡量當下決定的影響,就是最好的例子。

          自從二次世界大戰後,因為輕航機普及,副極地文化圈的原住民們,開始在都市討生活,從事領薪工作。他們多半在建築工地,擔任非固定、有時限的勞工,目標是在限期內盡可能地多賺錢,為同幫團體購買補給品帶回家鄉,等補給品用完了再回到都市賺錢。出來討生活的通常是男人,有時也有女人,同族鄉親中至少有一位族人,固定留在都市長期租屋,維持公寓運作,以便其他族人隨時來都市賺錢時落腳。

 

下一節:極地文化圈、西北沿海文化圈

凰卉霓    2006/01  

地圖:美洲原住民文化圈

>>>寫作

延伸閱讀:美洲古文明

>>>翻譯

>>>美洲原住民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