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Chinese writings images about us journeys English Writings

閒話口味

 

我實在不算是用心營造生活情趣的人,光就當下機緣即興發揮就過得很痛快了。換言之,我不會為了享用美食專程跑得大老遠,但若是順路卻絕不會放過機會。

回想起來,我對吃一向不太講究。因為從小習慣外食,初次光顧小吃攤所能激化的那麼點冒險精神,早就被磨光了。如果只是為了填飽肚子,想那麼多幹嘛?除非真的是當場吃到臭酸物或半夜漏屎驚醒,否則你問我那菜好不好吃,我還真得說不上來。所以原則上如果難吃,或吃完沒什麼印象的話,下次就點別的吃吃看,好吃下次再點來吃。僅管通常這次好吃的下次不一定好吃,可是不知道是和老闆娘變熟,還是口味習慣了,久而久之也成了常客。

從二十出頭到三十而立,離家的我,外食習慣不變,經常一起吃飯的友人們,總能毫不費力的評斷食物美味與否,並滔滔不絕的點出各家招牌菜。我則似懂非懂的在旁邊點頭,有時被認為難吃的菜,我卻還吃得津津有味,免不了被嘲笑一番。最後結論是我的味覺遲鈍。

過去終日外食的習慣在辭職後改變。第一次上傳統市場想買幾顆白菜和蘿蔔來醃泡菜,才沒走幾步手臂就痠痛難忍,只好買個有輪子的菜籃拖回家。當時反正時間多,閒著也是閒著,想吃什麼就上網查食譜自己弄來吃,從紹興醉雞、紅燒三層肉、三杯雞、青木瓜沙拉,各種餐廳才吃得到的菜色,居然可以照著食譜作出來。一向公認也自認味覺遲鈍的我,彷彿突然開竅了,不久生活也發生巨大的改變。

在隨後一年的旅行歲月裡,外食是生活的一部份,卻也勾起我炊煮的慾望。當時在台北臨時落腳的小套房沒有廚房,只有小冰箱和滴漏式咖啡壺,半夜或清早懶得出門覓食,就在吐司麵包上塗一層罐頭鮪魚、放一片起司,取下咖啡壺放在電熱板上加熱,還不難吃。在海南三亞做田野的那兩個月,我們將民宿寬廣的洗手台轉變為多功能流理台,繼續過著炊煮生活,但因房內沒有冰箱,我們很少吃肉,以蕃茄洋蔥湯、麻醬麵和涼扮小黃瓜為主食。搬回娘家住的那一年,經常連夜趕稿,媽媽有煮就吃,沒煮我們就到街上隨便亂吃。除了忙得沒空下廚,心態上也因為已計畫接下來會回美國住一陣子,到時不怕沒得煮,倒不如趁機多吃點台灣小吃或麻辣鍋。

現在回美國也好幾個月了,忙歸忙,白天我下廚頻率還算高,尤其是剛開始回歸廚房的熱情,加上每回下山進城總會去辦貨的中國超市,東西便宜不說,各種中式料理的食材應有盡有。我放縱地買了最愛的雞心和雞腳燉了鍋雞湯,一個人喝了好幾天,非常過癮。有一次回山上正巧公婆都在,又是晚餐時間,情急之下我拿出剛買的皮蛋豆腐加菜,趁此介紹這道我最愛的中式沙拉,心想或許他們會喜歡。看得出來他們受不了蔥蒜與醬油膏混合的嗆鼻味,更別提黑得發亮的皮蛋跟豆腐攪拌均勻後的視覺效果了。

婚後公婆搬回山上來和我們一起住,因為婆婆不太愛下廚,一般以公公的BBQ牛排、漢堡或熱狗為主菜,吃來吃去大概不超過五套。我還是常煮,但是收歛得多,怕雞腳、雞心嚇到他們,還特別改用雞腿燉湯。弄了幾次發現他們似乎不怎麼吃得慣,變成剩菜之後還是我一個人吃,不好意思再煮那種只有我敢吃的菜,只好開始中規中矩地包水餃、捲壽司,或用剩下的烤牛排來炒飯,偶爾看狀況煎個魚或炒個四季豆也還算得體。

其實沒事多看烹飪節目建立常識,嘗試不同的食材,靈活搭配,多找機會弄東西給自己吃,哪怕只是切幾條紅蘿蔔當零嘴也比打開一包芝多絲好。無論是生食、速食、快炒或細火慢熬,輕易做出合自己口味的菜並不難,也莫名地多了股信心,知道這輩子無論走到哪,至少都能取悅自己的肚皮。像我這種不挑食的,有什麼煮什麼,自己吃得很開心,挑食者們更該自己掌廚才是,可惜到頭來,大部份的人,常為工作忙得連這點閒工夫都沒有。

   

延伸閱讀: 

凰卉霓    2005/09 

我愛露營

>>>寫作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