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Chinese writings images about us journeys English Writings

自序

 

以三十年為週期的的土星即將繞行一圈,回到我誕生時的位置,從出生到現在的每一天,在動物本性強迫下熱衷地活著,邊活邊學,多觀察別人怎麼活,從古今中外各種優劣範本中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配合現實環境執行,同時在外界的要求和自己的主張下過日子。其實大半時間我毫無規劃,隨波逐流四處冒險,我從不抱怨,但一旦受不了就會改變,而且從來不後悔。

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被生下來,就是要吃苦的,何不好好活下去,把吃苦當吃補,練就一身苦中做樂的本領,就沒什麼好怕了。雖然抱著這種決心,我卻沒碰過什重大挫折考驗,儘管莫名其妙的遭遇不斷,總是繃著神經戰戰兢兢地撐著,但仍舊持續活在夢想被實現的狀態中。或許小事無法事事如意,但大事多半心想事成,彷彿被一股上升力量托持著自由來去飄浮,身不由己並隨心所欲地活著,也讓我在許下願望與期盼時格外清醒謹慎。不知道究竟是我樂觀,所以凡事進行得順利些,還是因為命好,沒吃到什麼苦,所以人變得比較樂觀。

因為不懂,所以才問,我們是活在高等智慧設計的實驗室裡,在所謂因果業報的軟體下無止境地世代輪迴嗎?如果我們從單細胞變成海草、魚、爬蟲、飛禽,一路演化成哺乳類,哺乳類這多種,為什麼我是人不是海豚或老鼠?是誰播下意外開花結果的種子,是誰讓人自絕生路,又是誰撥動得失之間逆轉的乾坤?是機率還是命中注定,算得出來嗎?如果該發生的逃不掉,難道我就什麼也不做了嗎?究竟是什麼決定了我?我又能決定什麼?

一切,一如所有我生命中的重要轉折,埋伏多日卻來的突然,讓我開始收集腦海中的回音,分解為字句,並透過電流傳遞,隨著心跳凝結在螢幕彼端。

 

延伸閱讀: 

凰卉霓    2005/07  

我從哪裡來

我愛露營

>>>寫作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