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Chinese writings images about us journeys English Writings

曾經與依舊

 

 

醒來後的第一口水
吞下連不起來的片段
沖走殘存的記憶
在鏡中看見自己
好眼熟的感覺
一時想不起來的瞬間
這個靈魂,曾經存在,依舊存在。


對古早人而言,需要什麼就自己動手做是理所當然的,在那個沒有超級市場和購物頻道的年代,人們練就了一身滿足各種需要的能力,從幫小孩做玩具到蓋房子都自己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刺激消費,市面上數不盡的商品等著填滿任何需要,人要賺錢才能滿足自己需要,花錢選購商品與服務,享有基本的民生必需品和水電。若順利學習新語言,使用新工具,掌握有利條件,貢獻過人之處,獎品或許是得到一份工作。對失業者來說,失去工作的代價程度不一,是個人或一家的溫飽,從子女教育、到身體健康,沒有明天的焦慮,不斷刺激著變通想法,推著我們一步步走下去。或許成為創業者,意志高昂的往前衝,在競爭的浪潮中站穩腳跟,隨時準備跌倒再站起來,散發熊熊烈燄。或許遭遇挫折,彈性疲乏,降低成功的標準,過著自甘墮落的日子,最後自以為什麼選擇也沒有,光芒逐漸暗淡。大多數的人生,就在這一明一暗中度過,亮光引人注意,暗淡依舊燃燒,直到生命的盡頭,熄滅。

社會的某個角落,日常生活中平凡的一天,有時後為了吃而活,有時後為了活才吃。這個時期的人們不太在意想法,有得吃最重要。人類的生活方式從單純的漁獵採集到發展農耕畜牧,歌聲在豐收的大地繚繞,雖然糧產較穩定,自然災害卻造成各地資源分配不均,總有挨餓的人準備趁機掠奪,人們必須群居增加存活率,第一道牆為鞏固食糧而砌,養活了農民與軍隊,人口增加後,多餘的人力成為宗教與政治管理階級,千百個家庭群居在一起,人群開始在廣大農田的中心集結,在原本是宗教建築或糧倉之地建造城塞防禦,建立常規軍隊,握有軍權即成為領導者。零散的小村落,自衛能力不足,調節糧產的能力有限,農民將糧食運往城塞以獲得保護,軍隊則將多餘的糧食養活更多的人以發展軍事工藝。由於銅鐵資源的交換,人們建造市場,聯合村落為城邦,這是一個成形中的城市國家,當區域中有許多城市國家共享著相同的生活方式,一個文明漸漸地誕生,各氏族很習慣團隊合作,不是一起抵抗外患,就是一起侵略別人,在一片交戰聲中王朝建立了又被推翻,民國和人民共和國成了新體制,幾億人綁在一起像螞蟻過河一樣往下走。

下一站是哪裡?有誰還在乎死後的天堂與地獄?就在此時此刻,天賜與天譴相遇了,因果共業的連續劇從石刻壁畫演到衛星傳訊,宇宙劇場的觀眾席上空空蕩蕩,只有一雙放大的瞳孔。

延伸閱讀: 

凰卉霓    2005/01  

城市成事程式

能力養成裝備自得

>>>寫作

人生是一連串的大變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