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writings images about us journeys English Writings

 

GQ旅遊專題:2005年九月

 

墨西哥粉紅

 

雖然人們每天談論政治,墨西哥市仍然一如往常的艷麗,但現在時髦的餐廳旅館和當代藝術館也能夠登上頭條。重返墨西哥市的作者Joel Silver發現它正在創造自己的未來。攝影Rick Lew

 

        記得十年前我住在墨西哥市時受到當地艷麗的文化所吸引,並徹底陷入愛河大家覺得最討人厭的污染交通與當地政府的腐敗卻深深吸引著我因為在這裡追求健康的生活方式等於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許多居民是派對開到早上四點享樂主義者對不起在烏煙瘴氣中慢跑一圈讓你的痰多得一週都吐不完想多吃蔬菜這可是腹瀉的好方式還是吃油炸的食物多加點起司吧!

        然而最近我聽說事情有些改變並非是空氣變得多麼乾淨但的確愈來愈多日子,遠方覆雪的火山口清楚可見我還聽說了市長的無能與他同夥的貪污行徑但至少經由民主選舉產生的官員,讓人們覺得自己權決定自己的未來,隨著這些改變而來的就是公民教育與創業文化了等一下聽朋友說現在中心市區像RomaCondesa等街道到處是新開的餐廳精品店與藝廊時髦的旅館林立甚至連老舊擁擠的歷史中心(Centro Historico)也復甦了

        這些消息讓我深感焦慮究竟我所深愛的墨西哥市是在進步或被破壞的一無是處為了尋找答案我訂了直達Benito Juarez機場的班機,回到我過去的記憶中查個清楚,我也訂了最愛的飯店,這具有象徵意義的Camino Real Mexico旅館位於Polanco由摩登主義者(ModernisRicardo Legorreta1968年所設計我的老友Ricardo Sandoval是前達拉斯早報的特派員,他答應帶我去Condesa走走那裡正是新興的裝飾藝術(Art Deco)區,同時也是年輕族群飲食文化中心。其實墨西哥市長期受到飲食種族歧視之苦當有錢人外出吃飯時他們要的是歐式美食通常是法國菜,所以墨西哥菜向來被視為次等食物,不過這些日子我發現香蕉做的壽司和以hutlacoche(一種被墨西哥人視為美食的玉米菌)為饀的麵餅過去在Condesa待上一晚,就代表在破爛的撞球間廝混到晚上十點後,到Michoacan街頭買個加辣椒的Taco或墨西哥式漢堡果腹

         如今這條街開滿各式餐廳與咖啡館,而且幾乎全都有代客泊車服務我們從具有墨西哥風味的義大利美食Prima開始吃起亮面水泥地板與毛玻璃配上東方風味的地毯與戲劇化的燈光設置客人被精緻的雞尾酒招換而來僅管近來流行的調酒是自由古巴或Scotch Wishky加水我卻點了墨西哥與東南亞混搭風格的調酒Pinindia以龍蛇蘭為基酒加上鳳梨汁與荳蔻調製而成下一站是Tierra de Vinos這是一間高檔的酒吧木板隔間打造儲酒室內展示了各種聲名遠播悠久歷史墨西哥葡萄酒正如第一批來到此地的西班牙人的發現此地氣候十分適合釀酒佔地遼闊的酒莊成功孕育出上等好酒導致殖民政府必須關閉當地釀酒場以保護西班牙國內的釀酒同業過去二十年幾家新酒廠賦予這項傳統新生命並帶來可喜可賀的結果-當中包括了在Prima用餐時Richardo挑的一個2001年下加利福尼亞(Baja CaliforniaJala酒廠生產的Cabernet紅酒最後我們跌跌撞撞走那家叫Litoral的熱鬧墨西哥餐廳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但戶外的幾張露天座依舊人聲鼎沸笑語喧騰

        墨西哥市空氣污染危機的根源看似簡單將兩千萬人四百萬輛車和幾百家工廠一齊擠在在山谷裡空氣品質之糟不難想像事實上此事追究起來可非常複雜最主要的因素是就是土壤,風將土壤從位於乾河床的墨西哥市地表上吹起,外加工廠和車輛也貢獻了不少污染但要不是因為熱逆流效應(thermal inversions或許所有的污染都可以忍受墨西哥市海拔七千四百英尺太陽迅速地將地表產生的髒空氣加熱,並與地球大氣層上方臭氧層混合,但可別將臭氧分子吸進肺裡以免干擾氧氣在血管內的流通

        最近墨西哥市有幾個特別晴朗的日子聳立於南方的Popocatepetl火山與Iztaccihuatl火山清晰可見也愈來愈少發布空氣污染警報但空氣品質改善的原因或是到底有沒有改善仍然眾說紛紜

        我的朋友Momero Aridjis是當地知名的詩人與環保人士,他認為是全風的功勞由於墨西哥市盛行東北風北邊工業區製造的煙塵籠罩南方郊區的CoyoacanSan Angel等群山環繞之地久久無法散去雨季來臨前的春天因為風向改變強風吹散煙塵污染指數也因此下降身為監控市府環保政策委員會成員的Aridjis將任何改善空氣品質的原因全歸功於罕見的春季強風並砲轟政府未能有效公佈空氣污染指數

        和許多居民一樣Aridjis對市長和總統兩位都非常失望市長也是總統候選人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是左派的煽動者至於保守的Vicente Fox總統是前可口可樂公司高階主管2000年當選的他結束了革命制度黨長達七十年的政治束縛Aridjis稱他倆為環保盲政客並悵然地表示儘管他們的政治理念與風格截然不同但引起的民怨卻沒啥兩樣,甚至讓有些人覺得過去的惡夢不斷重演Aridjis認為“Fox的問題是他太笨了,而Lopez Obrador的問題是他太聰明了

        最近的一樁醜聞說明了一切Fox還是國會議員時曾公開談論自己的宗教信仰此舉在一向反對宗教干預的墨西哥政壇十分不尋常當老婆為了別的男人拋棄他之後Fox擁有四位子女的監護權卻宣稱自己的天主教信仰不允許他再婚不過愛情總是以可笑的方式勝過原則與教條而且還挑在他打選戰的緊張時刻Fox愛上他的女發言人一位叫Marta Sahagun的離婚婦女顯然熱情是互相作用,而且一個巴掌拍不響選舉那晚Marta用手提包攻擊Fox的前妻旋即她就和當選總統的Fox結婚了

        墨西哥第一夫人通常行事低調Marta可不同她成立名為Vamos Mexico的慈善團體,並開始在鄉間四處巡訪發送禮物推展她的慈善事業儘管被指控濫用捐款但慈善事業使她的曝光率與知名度大增讓一夕成名的她被公認為將在2006的大選中超越她的丈夫當選總統。除了Fox的對手之外,還包括許多他自己黨內的同袍公開指責此事並要求Fox在公關宣傳活動中打擊Marta參選總統的可能性。直到去年七月Fox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配合Marta卻花了一週才同意公開發表聲明不會參選

        Lopez Obrador的醜聞相形之下更為可恥,除了牽扯了收賄的秘密錄影帶之外還有一個叫Brozo的丑角他曾主持墨西哥市最受歡迎的晨間電視新聞2004年三月Brozo播放的錄影帶內容是市長的高階幕僚將現金塞進自己荷包的畫面,顯然現金來自一位在當地舉足輕重的生意人在標得墨西哥政府的主要工程後給的回扣臉皮沒那麼厚的政客多半早就羞愧地辭職了不過Lopez Obrador卻挺身辯解指控這是對手設計來對付他的陰謀並動員支持他的勞工階級人士在墨西哥市中心廣場Zocalo發起大規模遊行然而行賄的醜聞離為了對抗日益惡化的治安走上街頭的中產階級就更遠了去年六月墨西哥市上演一場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遊行成千上百的抗議人們走在Zocalo區抗議惡化的治安究竟是否治安真的惡化在探討這些議題時,依舊面臨缺乏可靠數據的老問題但大眾對公共安全的期望值增加中產階級也更敢表達自己的不悅這些改變是十分顯著的

        Lopez Obrador再度頑抗地拒絕妥協根據民調他現在仍是處於領先的總統候選人並很可能成為墨西哥下一屆總統許多批評聲浪將市長貶低為危險的民粹主義者並將他與Venezuela的群眾煽動者Hugo Chavez總統相比,然而Lopez Obrador的社會福利政策的確加惠了許多勞工階級也已建立相當的友好基礎因為Fox總統一個錯誤的競選策略,緊咬Obrador參選的合法技術問題並推動支持者罷除他的參選資格,此舉反而助長他的支持率,同時也破壞總統的民主信譽四月初時墨西哥國會跨開彈劾Lopez Obradork的第一步這將使他失去合法參選的資格但卻也將掀起一場政治風暴因為Lopez Obrador已宣誓將在獄中繼續打選戰

        就近期政治歷史看來我對復甦 Mexico市歷史中心的新計畫存疑不過這件事還牽涉了一位怕上鏡頭的墨西哥大人物,因為他奉獻個人時間與資源改善墨西哥境內的民生狀況,而在去年獲得世界文化遺產基金會(World Monuments FundHadrian獎的Carlos Slim Helu根據報導指出Slim擁有連鎖百貨與墨西哥電話公司同時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之一當初Lopez Obrador找他合作,希望他協助開發Reforma成為市中心充滿高檔商務旅館的辦公區但在殖民區市街長大的Slim卻對歷史中心更感興趣他答應只要市政府投資基礎建設,就買下並維修保存破舊的殖民時代建築Fox總統表示贊同市政府也投資上百萬興建全新的排水系統,同時重新鋪路將電纜與電話線埋入地下,此外還花了不少人力清潔牆面打擊路邊攤以維護市容

        改善的成效很卓越,如今墨西哥市中心乾淨整齊遊客充斥但當地的文化景觀卻沒有消失。Santo Domingo廣場上打字員仍然為詞不達意的癡情漢寫情書或幫目不識丁的鄉下人寫家書位於Cortes’s 前皇宮的Monte de Piedad 是一家大型連鎖當舖也進駐了全國中心地帶的ZocaloCortes在阿茲特克(Aztec)首都Tenochtitlan 創立墨西哥市1521起就是政治與宗教力量的中心這個廣場更具有迷人的歷史傳承價值尤其是用來蓋拉丁美洲最大都會大教堂(Metropolitan Cathedral的磚頭來自舊日阿茲特克的金字塔經年累月被遮蔽的大教堂風采從巴洛克牆面到新古典主義的鐘塔再度重現世人眼前

         Zocalo對面的Gran Hotel de Mexico也是經典巨作保存了鑲有Tiffany彩色玻璃穹頂另一家在Alameda附近開幕的Sheraton具有歐式風格的庭園景致是戀人在園內長椅上相擁的浪漫據點事實上重新佔領市中心的都市新人類不全是企業家最近一本新創刊的生活時尚雜誌Chilango(墨西哥市居民的暱稱)封面展示了幾個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行李箱頭條為是否歷史中心會成為下一個Condesa

       我從Zocalo走到位於Republica de Uruguay上的Danubio這是一家受當地精英青睞的海鮮餐廳牆上掛著表框的桌巾上有總統明星與墨西哥的長期居民Gabriel Garcia Marquez等人的簽名我點的海鮮湯以新鮮螃蟹牡蠣蝦的肉屑燉煮而成盛裝於牡蠣殼中Danubio位於乾淨的遊客區邊緣半條街之外就擠滿路邊攤和幾個在旁觀望的警察再往西穿過幾條街我記憶中的街景便映入眼簾一間間家禽市場屠夫們在金屬製的工作檯上宰雞隨手將內臟丟進旁邊的空油桶裡Las Duelistas前照舊站幾位男子這間酒吧販售的pulque是一種龍蛇蘭發酵製成的啤酒(maguey beer曾是社會中下階層的日用飲品在當地知名的San Juan市場內走道兩旁堆滿蕃茄玉米南瓜與內臟肉販前鐵勾上掛著兔肉與羊肉我買了一些鼠肉乾卻很失望的發現chapulines一種來自Oaxaca十分美味的油炸蚱蜢並不在盛產期

        想成功的保存歷史中心還是會遭遇一些障礙墨西哥各階層將市中心的殖民區視為全國人民的共同遺產如果該地變成另一個雅痞的遊樂場各界將十分憤慨。雖然廢棄建築可以重新整修但裡頭住的貧民該何去何從成千上萬在此賣小紀念品謀生的攤販因此被驅離但墨西哥疲軟的經濟無法吸納如此龐大的就業人口攤販們只好在虎視眈眈的警察終日不斷監視下伺機而行

        嚴重的環保問題也會破壞投資環境過去五十年來大量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街道變形傾斜的建築物呈現怪異的角度因為墨西哥市找到新水源地層下陷的速度已由1951年的每年18英吋減緩為目前的每年2英吋,但仍然足以破壞地基

        一家全新的大型電腦店與San Juan市場僅相距幾條街突顯了墨西哥市一貫的矛盾特色每一代的領導人都企圖將首都轉型為一個現代化的大都市然而每位都失敗了墨西哥市同時保存了原始與後現代埋在街道底下的光纖電纜從阿茲特克時代就開始營業的市場仍然賣著相同的食物據說受美國長春藤名校教育的政客們尋求巫師的建言

        身兼編輯的作家的Rossana Fuentes住在精緻優雅的Roma一天早上她喝著咖啡邊吃水果侃侃而談地說許多搬回RomaCondesa的居民不僅自身保護該區的古蹟同時還建立了與上一代價值觀相背的新興社區年輕人在Roma獨立生活隨自己的喜好與人約會他們抱著Rossana稱為Mexican Chic的態度到處是家飾店藝廊與陳列販賣年輕墨西哥設計師作品的精品店但當社會歷經如此深刻的轉變時其實卻不易推廣一部分的原因是國內蕭條的經濟嚴重地限制中產階級的擴張同時因為墨西哥變得更民主了占有絕對多數的窮人開始掌握政治力量

        墨西哥目前的復甦蓬勃可靠嗎絕對可靠以歷史為借鏡可知在本世紀初統治墨西哥超過30年的Porfirio Diaz在開放國外投資後獲得三倍的經濟成長但被革命制度黨破壞殆盡原本象徵開啟全新時代的196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雖然大會前夕的一場屠殺,造成幾百名學生示威者身亡血腥的政治風暴重創革命制度黨造成至今無法彌補的傷害這並不是第一次CondesaRoma被塑造成一座摩登的現代都市在本世紀初Roma以令人讚嘆的維多利亞歐式風格規劃建成’20’30年代成型的Condesa充滿裝飾藝術風格這兩區在’50’60年代當有錢人搬往市郊時都曾意外地遭到遺棄

        換言之當我行經Condesa的有機食品商店Roma的藝廊時我認為墨西哥市已經來到頂峰從整座城市的歷史看來最具有創意的時刻就是在政治與經濟動亂之際1881年全國知名的景觀藝術家Jose Maria Velasco畫了在完美的熱帶景觀中吐煙的引擎,煙霧繚繞巨大的蕨類植物與咖啡樹畫作完美地捕捉在Porfirio Diaz政權初期對過度追求現代化生活感到矛盾的墨西哥半個世紀後偉大的壁畫家Diego Rivera, Jose Clemente OrozcoDavid Siqueiros創立了視覺神話學將墨西哥殖民統治前的過去與國際社會主義者的奮鬥加以相連

        而今更相似的事發生了墨西哥的藝術能量正在爆發像是擁有Eugenio Lopez Alonso的私人收藏備受讚譽的Coleccion Jumex身為墨西哥果汁王國的繼承人的Grupo Jumex年僅36,擁有各當代藝術家大師Gabriel Orzco Eduardo Abaro等人的作品,並在座落於墨西哥市外的Jumex 工業區的博物館展出我造訪的那家新落成的時髦藝廊是坐落於市中心Roma區的改良式住宅內的Nina Menocal展出Francisco Larios的作品中包括以聖母馬利亞和其他聖人為主題用以讚美上帝的民族畫作

        歷史中心內有幾家當代美術館其中一家最具特色的The Museo SHCP是由相當於墨西哥國稅局的機構管理。由於藝術家們捐贈作品給政府視同申報所得稅,故該館收藏許多的藝術家的作品,例如Raymundo Sesna等人並透過專人協調安排各作品於政府機關與全球墨西哥使館的展期Zocalo東邊的Jose Luis Cuevas博物館由十六世紀的建築改建而成Cuevas是該國最偉大的摩登主義者之一他捐獻的私人收藏與其個人作品皆在此展出

        在Roma逛藝廊的我巧遇老友Jorge Legorreta,順便拜訪了他位於Casa del Poeta的辦公室,這是一間位於Alvaro Obregon街上的文化中心Jorge是負責規劃城市的建築師也是純粹享樂指南一書的作者The Guide to Pure Pleasure,全書收錄所有墨西哥市內的上好餐廳酒吧與夜總會他對市中心的保存感到樂觀但仍爭辯地說全國首都的中心一定要來者不拒地歡迎所有人不能只歡迎有錢人他說ConsedaRoma都已發展出有能力干預當地市政的社區團體在廢物回收或打擊街頭犯罪等方面加以監督同時Jorge指出Casa Lamm一棟列為古蹟保護的豪宅內舉行的公事論壇已成為墨西哥市政治與文化的辯論殿堂

        到了周五晚上我想到一間特別的餐廳就是在CondesaNuevo Leon這間典型的小酒店迴轉門日光燈下映照著流浪音樂家與友善的服務生還有令人讚嘆的羊肉Taco。在我剛開始在墨西哥市當記者時所有外國特派員每週五會在此聚會我離開墨西哥將近八年後的現在他們依舊聚會於此。這趟我們一行十二人有些生面孔但是更多熟悉的笑容我們併桌而坐點了一瓶龍蛇蘭和一盤Taco開始爭論新聞時事與墨西哥的未來,順便嘲笑荒謬的醜聞這些對談和我過去曾經多次參與過的如出一轍事實上如果不環顧四週每件事都和我記得的一樣

        也許Nuevo Leon的改變並不大但墨西哥市卻不再相同了有一桌中年男子正暢快地喝著龍蛇蘭酒,這是十年前當墨西哥女人剛開始在酒館現身時的典型客層今天好幾群身穿牛仔褲沒把襯衫塞進褲口的年輕人也在此用餐對他門而言Nuevo Leon已不在是專賣昂貴龍蛇蘭這類官僚獨享的據點而是街坊最道地的酒吧和Michoacan街上最受歡迎的時尚角落我想到過去我常混的地方都經歷了相似的轉變,同一條街的酒館對面那家我以前常去的彈子房還在那裡但現在成了燈光燦爛塞滿當地的時髦人士的酒吧

        結果最後我的確找到當時我深愛的墨西哥市充滿競爭污染忙碌的街道但我也看見一個興新城市人們熱衷地參與政治卻不過分天真珍惜傳統民俗的同時也歡迎創新當地人並非死忠的國家主義者(Nationalist也不是當地居民稱為malinchistas的賣國賊(源自於 Malinche, 阿茲特克時代Cortes的情婦被認為是墨西哥叛徒)包括歷史學家記者技術專家或算命仙在內沒有人能預測這座城市的未來但所有的人都同意在這個迷人的年代裡身為全世界最偉大的城市之一墨西哥市正在決定自己的未來

 

墨西哥旅遊情報 

Getting There 入境  

British Airways 

(0870 850 9850; www.ba.com) 每週四班從Heathrow往墨西哥市直飛班機

Air France

(0870 142 4343; www.airfrance.com) 每日從Heathrow轉巴黎航班

 

Getting around 當地交通

      約兩千萬人口墨西哥市是個令人氣餒的旅遊地點把市中心想成一座城中城,不管想去哪裡幾乎都可以走得到大部分的景點集中在歷史中心,和鄰近的CondesaRomaPolance如果逛累了可以跳上行遍主要街道的觀光巴士(購票事宜可洽詢下榻旅館)如果想坐計程車別在街上攔,可以請旅館幫忙叫車或是找計程車招呼站(sitio)如果你想忙裡偷閒曾為皇家御花園Chaultepec Park 景觀壯麗有幾個有趣的博物館天氣晴朗時從Chapultepec Castle上可看見南方火山的蜃景

 

ART 藝術

      提到墨西哥市就會想到的兩位藝術家是Frida Kahlo Diego RiveraKahlo出生地與故居的藍色房子(Blue House)在市郊的Coyoacan她於19291954Rivera同居的房子現在是Frida Kahlo博物館(247 Londres; 00 52 55 5554 5999)兩人前故居位於San Angel現為Diego Rivera 工作室(2 Diego Rivera; 00 52 55 5550 1189)展出部分Rivera畫作二十年來第一次主要Kahlo的展覽從六月九號起在Tate Modern (020 7887 8000; www.tate.org.uk)展出

 

Where to stay 住宿 

       色彩鮮豔的Camino Real Mexico (00 52 55 5263 8888; www.caminoreal.com 兩人房US$275以上)黃色牆面與亮粉紅色的大膽搭配是墨西哥建築師Ricardo Legorreta 從阿茲特克金字塔與殖民莊園找到的靈感,打造了兩座光鮮亮麗的商務旅館Four Season Hotel Mexico DF (00 52 55 230 1818; www.fourseasons.com/mexico; 雙人房US$320) JW Marriott in Plance (00 52 5 559 990000; www.marriott.com/mexijw; 雙人房$270)

          Zolcal附近的旅館氣氛紛亂比較舒服的選擇是Sheraton歷史中心旅館 (00 52 55 130 5300; www.starwood.com; 雙人房US$167) 還算摩登的商務旅館附帶一間評價不錯的餐廳El Cardenal如果喜歡更強烈的風格,不妨試試2003年在墨西哥開張拉丁美洲的第一家W (00 52 55 9138 1800; www.starwood.com; 雙人房US$339) 或許你會發現在浴室裡掛吊床是個不錯的點子但真正值得待的地方是Habita (00 52 55 282 3100; www.hotelhabita.com; 雙人房US$265)這間精品旅館頂樓的酒吧以毛玻璃裝飾姊妹店Condesa DF於一月開幕 (00 52 55 241 2600; www.condesadf.com; 雙人房US$175)座落於Roma區上好地段的La Casona (00 52 55 286 3001; www.hotellacasona.com.mx; 雙人房US$147) 像個Parisian旅館,quirky房間稱頭的餐廳與熱心助人的員工

 

Where to Eat 飲食

Prima (17 Plaza Villa de Madrid; 00 52 55 208 2029)

       這間位於Roma區的餐館與沙發吧最大賣點就是豐富的異國風味調酒單也有許多人因為好吃的義大利菜而來附近的 Tierra de Vinos (197 avenida Durango; 00 52 55 208 5133)是間上好的Tapas酒吧有豐富的葡萄酒單吧台提供融合墨西哥口味的西班牙料理

       午餐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頓隨便就可以吃上三小時從下午兩點吃到五點Roma區最熱門的午餐地點是Contramar海鮮餐廳 (200 avenida Durango; 00 52 55 514 9217)Restaurante Lamm (99 Alvaro Obregon; 00 52 55 514 8501)是在Casa Lamm的一間庭園餐廳室內以玻璃和木頭為主的設置和維多利亞式的豪宅構成戲劇化的對比Ixchel(65 Medellin; 00 52 55 208 4055)Roma區一家沙發吧,提供上好的音樂調酒與融合口味菜單

       在CondesaLitoral (55 Tamaulipas; 00 52 55 286 2025) 是間熱鬧的海鮮餐廳Capicua (66 avenida Nuevo Leon; 00 52 55 211 5280) 是間氣氛歡愉的酒吧

       享吃清淡點的晚餐或宵夜試試Tizoncito Tacos (122 Tamaulipas; 00 52 55 286 7819)Nuevo Leon (95 avenida Nuevo Leon 00 52 55 553 0419) 這間街坊酒吧可以吃到不錯的墨西哥菜

       Neveria Roxy (80 avenida Mazatlan & 161 avenida Tamaulipas) 提供自製冰淇淋和奶昔Aguila y Sol (42 Calle Moliere; 00 52 55 281 8354) 在高檔Polanco提供創新料理以仙人掌巧克力和老鼠等墨西哥食材為重點

       Izote (513 avenida President Masaryk; 00 52 55 280 1671)大廚Patricia Quintanas為墨西哥料理作深入的解說Danubio (3 Calle Uruguay; 00 52 55 512 0912) 是家吸引政客與名人的海鮮餐廳想到真正勞工階級的酒吧見識不妨去Las Duelistas (30 Calle Aranda) 喝龍舌蘭啤酒

 

 

●本文發行版權屬於台灣GQ雜誌,原刊載於2005年九月號

更多旅遊:在莫斯科看見錢的顏色      香港美食之旅

  2005/09

繞著地球喝到掛:倫敦、芝加哥、羅馬、紐約、洛杉磯、巴黎、香港酒吧尋歡指南

Ferrari 超級車迷:便車指南